剑三妈妈党;博爱党;伏哈;抖森脑残粉;瓶邪;1599;
手残文废请注意
求投喂求聊天求关注求习惯【厚颜无耻】

满山桃/清酒浊-04

 清酒浊-04
两个猴子虽说有了近千载的寿命,但心智也与一般少年无异,争强好胜,气冲云天。又喜无拘无束,自然会会引得人注目,引得人嫉妒万分……

普陀岛上的气氛不比南海一般轻松。观音拈花而坐于莲台之上,一旁的小童也不复刚才迎接大圣和孙悟空时俏皮的神色,乖巧地守在观音身旁。

“菩萨,方才为什么会有两个猴子前来?其中一个猴子还说什么让您解答迷惑?弟子现在是越想越糊涂了……”那弟子眼神在观音与自己的脚尖之间徘徊了片刻,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心,出声问道。

观音听到小童的问题,只是微微一笑道:“本座也并不知晓其中明细,只是前几日颂经时便心绪不宁,果然今日就出了事。那人……希望只是贫道多虑了……”

“那人?菩萨口中的那人是何方人士?”

“贫道也只是说说罢了,日后自会得到答案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并未回答小童的问题,观音从莲花台站起,用法力将手中的花枝埋于水边,笑看那花生根,抽芽,盛开。

而小童也知晓观音不想说的事绝不会透露半分,便也不再追问。一抬头看见观音嘴角的笑,只觉得风雨将至。

而大圣和孙悟空此时并不知那乌云翻滚的将来,依旧在南海上闹得欢腾。

倒是可怜了这海里的生灵万物——睡得正开心,就感到一阵地动山摇,然后,家被一锅端

了……真是日了大圣了。

  两人好不容易乏了,坐在筋斗云上看着海平线那头的晨光升起 “不知这般逍遥的好日子还能过多久啊……”大圣正坐在那发呆呢,被一旁的孙悟空说的话吓了一跳。

但这话也只是让大圣觉得可笑,连想都没想就回答道:“齐天大圣,自与天齐,若是瞻前顾后,被这世间烦扰所束缚,又如何称为齐天大圣?”——明明是安慰的话,孙悟空总觉得这猴子是在找理由再和自己打一架。

好在知道大圣本意是在安慰自己,想了片刻却突然笑了起来,一手搭上大圣的肩膀哥两好地笑道:“你这小子,看不出竟有如此的觉悟,还能来教育你孙爷爷了,真真是太让俺欣慰了啊,走!回花果山,俺赏你几个大桃二吃?”说罢还用力地拍拍了大圣的背,可怜那大圣坐得好好地,差点被打的翻了个跟头。

而悟空显然也发现了大圣一脸便秘的表情,更是加大了力度又猛拍了几下“哈哈哈,小老兄,你这表情,莫不是俺刚才伤着你了?这可不行啊,要不要哥哥来替你疗伤啊?这齐天大圣这么弱鸡可不行啊,回花果山以后你猴哥我应定会认真的‘操练’你,你可千万不能偷懒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切,回花果山以后看看是谁才应该被‘操练’一番!你说是吧?猴哥?!”

大圣也不是个安生的主,在他看来孙悟空这生的就体型小,这金箍棒也比自己寒碜,再怎么

自己也不会输。便立马站了起来,右手指着孙悟空,一脸志在必得地下了战书:“那,输的人便给赢的人抓一个月的虱子如何?”

这猴子多半有病,谁打赌赌抓虱子的?

孙悟空明显感到眼角一抽。

可同样的,孙悟空也不觉得自己会是输的那一人,便挥开大圣指着自己的右手,道“一言为定!看到时候你孙爷爷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两人均笑得狂妄不羁。
………………

正当大圣和孙悟空斗完了嘴,准备回花果山一决雌雄时,有人来了。

满天佛光,佛号震天,还有那惹人厌恶的气味。大圣和悟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疑问和凝重——如来。

果不其然,两人被一阵强光刺得眯了眯眼,复张双眼开始,便看到如来已坐在两人面前。

就如大圣被打入五指山前看到的那个如来一般,嘴角带笑,高大,庄严,让人心生敬畏,想要顶礼膜拜。

但是站在如来面前的不是那些如来的信徒,也不是什么心志薄弱的普通人。

“如来老儿!你来俺这做些什么!莫不是想要俺老孙去你那大熊宝殿上闹上一闹!还是你想要同俺再打上一架!!”大圣拿出金箍棒,换来战甲,整个人瞬间进入了战斗状态。500年前的经历给大圣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虽然当时他的轻视也有原因,但是如来的力量不可否认,况且现在又过去了500年,这500年他一直被封印在五指山下,这老儿不知又吸了多少香火,今天若真的打起来,自怕自己胜算渺茫。

而一旁的孙悟空虽没像大圣一般,但整个身上的肌肉也瞬间紧绷,双眼牢牢锁住如来,好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快的反应。

其实若说紧张,孙悟空只怕是大圣的千万倍。虽然很少提及,但是孙悟空对于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十分重视,他绝对不会相信什么巧合什么缘分,事情发生就一定会有他的原因,也一定会存在一个推动者。如来,又在这一场戏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如来仿佛没看见两人如临大敌的姿态,悠然道:“孙悟空——10年前你本应在五指山下继续受罚,却不料江流儿出现意外将你唤醒,而如今江流儿将踏上西天取经慢慢长路,你可愿扶持他一路西行,取得真经,造福大唐?”


评论
热度(6)

© 寒樱枝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