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妈妈党;博爱党;伏哈;抖森脑残粉;瓶邪;1599;
手残文废请注意
求投喂求聊天求关注求习惯【厚颜无耻】

这个世界好像不太正常。——张熙泽已经不是第一天有这种感觉了。

 

昨天他看到新闻又报道了,说是埃及的L市连续下了整整十天的暴雨,当地人们都以为这个地方要变成新的绿洲时,雨却突然停住,后更是转瞬间就恢复成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一时间让各路专家议论纷纷,最后也没给出个答案,只能感叹是大自然的申请。但是再想想前段时间新闻中不停播报的,一夜之间鱼塘之中的鱼都翻了白肚皮却检查不出来任何毒素反应;还有晨间的清洁工说在凌晨4,5点看到密密麻麻的老鼠在大街上窜逃而过。

 

每一件事都能让人觉得不正常,但是相互却没有一丁点联系,发生的时间也没有丝毫规律可寻,短则2,3长则5,6个月才会发生那么一两件,况且现在的都市人天天忙着自己半径1米以内的事情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精力,这种稀稀落落的怪事更不会引起谁的关注。倒是张熙泽这个刚刚研究生毕业,靠着家里的供给吃喝不愁,天天在家里对着电脑抠脚丫的人反倒注意到这些事。

 

“咦?奇了怪了,这……不管怎么算时间这次事情发生的太早了吧?”盘腿坐在电脑面前的张熙泽挠了挠自己那堪比鸟窝的头发,翻出一个黑色的小皮本,本子上密密麻麻的记载着几年来世界各地发生的奇异事件的详细信息与发生时间。快速的翻到最近写上的一页,可以看到本子上清晰的记录着——2018年5月9日,一夜之间Z国J省M市水库内的活鱼大量死亡,一时间竟是浮满了水面密密麻麻,让人不停地掉鸡皮疙瘩。市政府当机立断请来专业水质学家与生物学家进行检测,结果却是毫无异常,专家们不甘心地在水库周围驻扎了近半个月之久也没什么事情发生,最近也就只能不了了之——而昨天,也不过是6月2日,埃及便又发生了异状,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接连发生了两次异常事件,M市与L市中间横跨了近7000公里的距离,两者皆是毫无预兆的发生,毫无预兆的结束。越想张熙泽越是觉得心神不宁,最后只能叹了口气合上小皮本——他自己的事情都还没解决呢,哪还有闲心来管这些东西。

 

合上小皮本的一瞬间,张熙泽便听到防盗门被人用力拍打的声音“咚!咚!咚!”如同催命符催得他脑门心直跳。没好气地走到门边伸手打开房门,果不其然看到门外站着一个傻大个如同一堵墙堵在自己面前,不是王修杰那个蠢货还有谁?!


评论
热度(1)

© 寒樱枝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