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妈妈党;博爱党;伏哈;抖森脑残粉;瓶邪;1599;
手残文废请注意
求投喂求聊天求关注求习惯【厚颜无耻】

Dead or Alive 02_2

………………我又来了_(:з」∠)_虽然可能并没有人在看
接Chapter2
“Oh!十分抱歉!”Harry回过身抱歉地笑了笑:“日记本飞来!”。【①】
“完美的无杖魔法,Mr.Potter.”Voldemort看着摇摇晃晃飞到Harry手中日记本,咬牙笑道。
没有理会Voldemort言语中的嘲讽,Harry扶着Ginny朝着Fawkes的方向,穿过昏黑空旷的密室,回到了隧道里。Voldemort则玩味地笑了笑走上前把魔杖塞回Harry怀中,随后就缩回了日记本中——见鬼的灵魂居然没有办法使用魔杖。
他们顺着隧道向上走了几分钟,Harry就听见远处传来Ron气急败坏的吼叫“该死的!你这个该死的混蛋给我安静点!!”
“Ron!”Harry加快了脚步,呼唤着:“Ron!我找到Ginny了!快来搭把手!我们必须马上送她去校医室!”
“Ginny!”Ron的脸出现在拐角处,他急忙伸出手来把Ginny接到自己的怀里。“哦!梅林啊!她怎么了!”看着昏迷的Ginny,Ron朝Harry焦急地询问道。
“我在密室的地上发现了她,但是无论我怎么呼唤她,她都没有一点儿反应,我想我们需要Pomfrey夫人的帮助!”Harry收好Voldemort塞过来的魔杖,扶了扶歪掉的眼镜,转向其他人“还有Lockhart教授,我想我们需要带上他……”
“嘿!他说的是你呢!”Ron看着坐在一旁哼着小曲的人,然后对Harry无奈的摇摇头:“这家伙刚刚被自己的失忆咒击中,现在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包括他自己是谁。”
“哦?Lockhart?我吗?原来我还是个教授?哇呜,酷毙了不是吗!”
“闭嘴!Wait——Harry,这鸟从哪来的?”Fawkes从隧道另一头飞过来,重重落在Harry的肩上。
“Ron,这是Fawkes,Dumbledore的宠物。Fawkes,这是Ron.”
“Dumbledore校长的宠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Ron吃惊的问。
“等我们离开这里,我再和你解释。”Harry摸了摸怀中的日记本,他觉得日记本出现在密室这件事最好不要让Ron知道。”
“可是——”
“先去校医室!Ginny不能再等了!”Harry摸了摸Ginny的脸“我们必须想个办法赶快上去。”
“Well——我想,那只大鸟可能想说些什么?”Ron迟疑地看着扑扇着翅膀飞在半空中的Fawkes,它不断摆动着尾巴后面长长的金色尾羽。“也许……只是也许……它是想让你抓着它的尾巴?可是——这只鸟儿能带的动你?”
“Fawkes可不是一只普通的鸟”Harry看着Fawkes亮晶晶的眼睛,想到了什么,扭过头看着Ron:“我想我们必须抓紧彼此,Ron你抱紧Ginny,Lockhart教授——没错就是你,你抓紧我。”
Harry一只手紧抓住Ron的长袍,另一只手则抓住Fawkes热的出奇的尾羽。Lockhart则两只手一起紧紧地抓住Harry。
Fawkes抬起头发出一阵美妙的鸣叫,拍打着巨大的翅膀,向着地面飞去。
一阵奇异的感觉窜过全身,下一秒四个人便已经全部站在了盥洗室的地面上。Lockhart兴奋得手舞足蹈,大叫道“天哪!太神奇了!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就像是魔法一样!”
“该死的,你这家伙就不能让我们安静一下——”
“哦——真是不好意思,这实在是太厉害了,我一个没忍住……”
“非常感谢,Fawkes,但我和Ron现在必须马上赶去校医室!真的十分感谢!”Harry牵着Ron往校医室的方向跑去,一边回头大声对着Fawkes感谢道。
“哎——你们等等我!”
……
一路狂奔,Ron和Harry终于上气不接下气地站在校医室门口,Harry敲了敲门,等不急回应便推开了校医室的大门。一推开门Harry和Ron就一齐开始大叫道:“Pomfrey夫人!Pomfrey夫人!您在哪!我们需要您的帮助!Please!!!”
“哦!我的孩子们,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这么惊慌?”Pomfrey夫人听到二人的声音,急忙从室内走了出来。
“Ginny!Ginny她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昏迷着!无论我们做什么她都没有一点反应!求求您,求求您帮帮我们!”Harry抢过Ginny抱在怀里,凑到Pomfrey夫人身边。
“哦,梅林!快,快把这个小姑娘放在床上,我马上详细检查她的状况”Pomfrey夫人拉着Harry走到最近的床位边然后朝示意Harry道。
依言讲Ginny平放在床上,Harry和Ron手足无措地站在床边,只能眼巴巴地看着Pomfrey夫人忙前忙后,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着Ginny一定要平安无事。
“打扰了——”校医室的门再度被推开,同时一个熟悉的老人身影出现在门口。
“Dumbledore校长——”Harry和Ron开心的呼唤道。看着眼前这个和蔼的老人站在自己面前,两只年轻的Gryffindor小狮子仿佛又找到了主心骨,重新打起了精神,不再那么低落。突然,一声尖叫——
“Ginny!!!!”
是Weasley夫人,Weasley先生紧跟在她身后,两人绕过Dumbledore,扑向床边,看见躺在病床上如同一个玩偶了无生气的Ginny。
Weasley夫人靠在Weasley先生的怀中,掩面痛哭“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可怜的Ginny,她还那么年轻,她是那么开朗而懂事,为什么!为什么——”
“Mam!”Ron走到床边,看着痛苦的Weasley夫人不知如何是好:“妈妈,不要担心,Ginny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
Harry侧过头,不敢看沉浸在悲伤中的Weasley一家。他本能地开始责怪自己——如果能早点发现密室的存在,如果他的动作能再快一点,Ginny是不是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实在不好意思,但是,Weasley夫人能请你们先出去一下吗,我现在需要给这位可怜小女巫做一个详细的检查。”Pomfrey夫人拿着她的魔杖,打断了Weasley夫人的悲泣。
Dumbledore也走过来,一只手抚在Weasley夫人的背上,一只手搭在Ron的肩上,对着Pomfrey夫人点了点头,说:“我想Pomfrey夫人现在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我们可以到隔壁好好地谈谈。”说罢抬起一只手对着Harry比了一个方向,示意Harry先过去等着他们。
Harry顺着Dumbledore手指的方向看到了一扇躲在柜子背后的门——他居然一直不知道校医室里还有这么一个房间。
轻声向Pomfrey夫人道谢,Harry看了看略微平静下来的Weasley一家,只能紧了紧身上的长袍,轻轻推开了那扇门。
Harry好奇的打量着这个房间,就和Hogwarts其他的房间一样,有着一面巨大的书柜,两张长椅——它们看起来很柔软——,一张桌子上面还有一卷羊皮纸和一只羽毛笔……
Harry把自己重重地甩在椅子里,他的感觉就像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让疲劳的人昏昏欲睡——
不,现在还不是睡觉的时候。
Harry猛地坐起身来,甩了甩头强迫自己保持清醒,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日记本,轻声呼唤道“Tom?你在吗?Tom?”
“感谢梅林,终于有人想起了我。”
Harry一抬头就发现对面的长椅上做了个黑发青年,就算只是一个日记本中的幽灵,他的一举一动中都带着Slytherin特有的优雅和从容。
“Tom,那个……我想问问,在密室里……你——”Harry想要询问Voldemort知不知关于Ginny昏迷的原因,可是这听起来就如同他在怀疑对方一样,而且对方还帮助过自己,便只能自己吞吞吐吐,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
“哦——我想如果你是要问关于那个有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小姑凉的问题的话——”Voldemort降双手伴握放着膝盖上,不紧不慢的说着:“我可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说起来我比你还要晚到那个房间些——或许应该说,我是听到你的声音才出现的,毕竟我以前从来没有这种可以脱离日记本单独出现的经历。”——这是日记本里那个魂器做的好事,和他的确没有任何关系。


①:这个地方是我看了看资料,说是魔杖更主要的用处是帮助巫师精确,方便的使用魔法;所以就设定为无杖魔法大家都可以用了。
t

评论(4)
热度(25)

© 寒樱枝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