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妈妈党;博爱党;伏哈;抖森脑残粉;瓶邪;1599;
手残文废请注意
求投喂求聊天求关注求习惯【厚颜无耻】

Dead or Alive 04

在这章前,我想我要先解释一些东西,就不放在作者有话说了,因为我想让大家先看到这句话……
现在文中设定的Harry是三年级,还没有经过一些太残酷的事情,还保留着一个小孩的内心——比如心软啦,容易轻信他人啦,优柔寡断啦,就好比原作中Harry很轻易的就相信了日记本魂器所说的一切一样。
还有Voldemort的话也许还是有些多?我会努力去把握这个度的,因为原文从第一部开始老伏就已经有些“神经质”了,所以蠢作者不知道一个心智健全【?】的老伏说话会是怎么样的,就……就拿卢修斯做样本了【被打】。然后我现在正在看老伏的台词……希望我能尽快掌握那个度。PS【】部分为原文。



“Tom,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抱歉,Ginny的事让我太紧张了。”Harry坐在沙发上,两只手不断绞弄着身上的长袍——梅林知道它现在已经布满了淤泥。
  “我知道——”Voldemort说:“但我想门外的那位先生,白头发的那个,可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我。”Voldemort清晰地知道,绝对不能现在就和那只老蜜蜂遇上,那只会让一切变得更糟。
  “可是,我想校长先生一定会查清楚事情的原因,不会冤枉人的!”Harry身体前倾,不满得申述道。他相信Dumbledore,那个老人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呵!真是该死的愚忠,Voldemort不耐地皱了皱眉,也许他就不该把希望放在救世主身上——不过他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听着,Potter先生,现在无论是你,还是我,都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日记本会出现在那个该死的房间,还有我为什么可以在除了日记本的记忆空间以外的地方活动。光这两个问题我想就足够让人怀疑了。”——大概是那个小姑娘的原因,Voldemort眯了眯眼,一个魂体出现的同时另一个人昏迷不醒,真是完美的巧合不是吗。
  “可是你帮我了!我会告诉Dumbledore校长的。你也可以呆在这儿直到事情弄明白!”Harry不赞同的说。
  “哦!Potter先生,麻烦你饶了我吧。一个被困在日记本里五十多年的幽灵好不容易获得了这么一点点自由,难道你要继续让他困在这个无聊的学校里吗?”
  “Hogwarts是个很有趣的学校,一点都不无聊……”
  “那是因为你们还活着,”Voldemort不无嘲讽的说道,虽然这点也让他很不爽“而我,只是一个寄宿在日记本里的灵魂,也许我能和那群幽灵一样从餐桌的这头穿到餐桌的那头?哦!也许我还要感谢救世主的仁慈?!”
  “抱歉——”Harry睁大眼,他没有想到这一点。
“嘁,”Voldemort不耐烦地站起身走到门边,他想他需要快点取得救世主的信任,“Potter先生,我知道你很关心外面的那位小姐——当然,我也同样的关心她。但是我也不得不说,这件事错并不在你,我们都知道,这件事只是个意外……”
  “这不是个意外!”Harry猛地站起身打断了Voldemort的话,他有些生气,就像是只被激怒的狮子:“都是因为我!如果我动作能再快一点,Ginny就不会——”
  “Clam down,Clam down。”Voldemort快步走到Harry面前,两只手安抚地搭在Harry肩上。他可不希望老蜜蜂被救世主的声音吸引过来:“Potter先生,你也应该知道自责对于现在的状况没有任何用处。我想,那位红发小姐——”
  “她叫Ginny。”
  “好吧——我想,Ginny小姐昏迷不醒也许和那蛇怪有什么关系。”Voldemort弯下腰,直视着Harry的眼睛。好吧,其实他知道,原因就在日记本的那个魂器上。
  Harry看着Voldemort猩红的眼睛,有些发愣——原来Tom的眼睛这么好看。
不对!Harry向后退了一步躲开Voldemort的手,感觉脸上还有些发热。——梅林的袜子!Ginny还在昏迷,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蛇怪,没错。桃金娘也提到过这个东西。”Harry睁大了眼,迫不及待的冲向门口,同时说:“我们需要把这个消息告诉Dumbledore校长!这很重要!”
看着冲向房门的Harry,Voldemort有些气急败坏,他是脑袋被鼻涕虫给糊住了才会把希望放在该死的救世主身上:“Wait!该死的,你该不是忘了我说过的话——”梅林知道他有多想念Arvada的绿色光芒。
  “可是!”
  “没有任何可是!”Voldemort死死盯着Harry:“Listen,I NEED YOUR HELP”
  Harry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他不懂为什么Tom会如此抗拒与Dumbledore见面。
  Voldemort可不管Harry在想些什么,时间已经拖的够久了,他需要速战速决。
  ………………
“我很高兴你能将Ginny带回来,Harry”门被推开了,Dumbledore走了进来,身后紧跟着Weasley一家,他们看起来不是很好,但已经没有那么歇斯底里。
“Dumbledore校长!”Harry站起身来,他咽了下口水,看着面前的几个人,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Ginny她,她还好吗。”
Dumbledore没有马上回复Harry的问话,而是转过身示意Weasley一家先坐下。Ron走到Harry旁边,没有说话,以往一头火红的头发此刻看起来也失去了光泽,Harry不好的预感更强了。
“Harry,”Dumbledore看着Harry,蓝色的眼睛藏在半月形的镜片之后:“这也许很难让人接受,但Pomfrey夫人建议我们将Ginny送去圣芒戈医院……她没办法唤醒Ginny。”
“Ginny——”Weasley夫人嚎啕大哭起来,今天对她而言就是一场灾难。
Harry站在原地,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僵住了,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他觉得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梦,梦醒了他就会发现自己还躺在Gryffindor温暖的寝室里,没有蛇怪,没有密室——Ginny也还好好地。
“嘿,兄弟。别这样,我们都知道这不是你的错。”Ron看着Harry,他知道Harry为了找到Ginny做了些什么,他想如果是Ginny,也不会怪Harry的。
Weasley先生则走到Harry面前,略带安抚地拍了拍Harry的肩,轻声说:“我们都很感谢你,Harry。你找到了Ginny,这就足够了。我们也都相信圣芒戈的医疗能力,Ginny她一定会平安无事的。”
Harry眨了眨眼,祖母绿的眼睛像蒙了一层纱,他要哭了。
“关于Ginny的事情,我感到由衷的抱歉。”Dumbledore走上前,他的眼里带有少见的严肃:“但是我想,我们需要了解事情的全部经过,Harry?”
Weasley先生松开了Harry的肩,Harry迟疑了片刻开始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他提到,【他总是听见那个没有形体的,游魂般的声音,Hermione费尽心思,终于发现他听见的是一条蛇怪潜伏在水管里的声音】;他还提到,他捡到了一个日记本,日记本上有个幽灵,那个幽灵告诉了他关于阿拉戈克的事情,再然后他和Ron找到了阿拉戈克,【阿拉戈克告诉他们蛇怪的最后一个牺牲品是在什么地方遇害的,于是他便猜到,哭泣的桃金娘就是那个受害者,而密室的入口很可能就在她的盥洗室】。
“一个日记本幽灵?”Dumbledore若有所思地重复着,然后对着Harry笑了笑,鼓励道:“然后呢。”
Harry接着说,他们找到了盥洗室,Lockhart教授被失忆咒击中,Ron无奈留在原地照看他,自己则找到了密室。再然后他发现了躺在地上的Ginny,Fawkes的赶到……但是他隐瞒了日记本出现在密室的事情。
他不停的说,他说他对Ginny的事很抱歉,他说他怀疑蛇怪是造成这一切的元凶,到最后连嗓子都哑了。
“Weasley夫人,我真的很抱歉,我——”Harry直直地看着坐在沙发上掩面哭泣的Weasley夫人,他不敢奢求原谅,他只想让他们好受一些。
Dumbledore看着这一切,牵着Harry的手示意他坐在沙发上,说:“Harry,我知道现在让你回忆那些事会让你觉得很难受,但是我还是要问问你,你有没有发现什么其他的东西——在那密室之中,比如一个日记本”老人蔚蓝的眼睛直视着Harry,让Harry感觉自己内心的秘密无所遁从。
“Sir——”Harry挣扎着想要站起来:“我当时只注意到了Ginny,我,我没有注意到……”
“好孩子,不要激动。”Dumbledore轻声道:“我只是问问而已,要知道,一个寄宿在日记本中的幽灵——这可不常见。况且,现在Ginny的情况,我们需要更多更详细的资料。”
Harry重新坐回沙发上,颓废的抓了抓他的头发——它们变得更乱了。他不知道隐瞒日记本这事到底对不对,他只是,他只是——梅林的袜子!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Harry,”Weasley夫人抬起头走到Harry面前,紧握住Harry的双手,紧的就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传给Harry一样,她不再哭泣,可她眼中的悲伤没有削减一丝一毫:“听着,Harry。我们很感谢你能找到Ginny,Pomfrey说Ginny的身体一切正常,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她还活着,她还有希望醒来。如果不是你,也许我们都不知道Ginny在哪,更别谈送她去圣芒戈,不管怎么样,你救了她。真的,真的,十分感谢。”
“没错,Harry,我们要赶快抓到那个蛇怪!只要抓到它,Ginny一定会好起来的!”Ron说,他的眼里充满了斗志,仿佛不惧眼前的一切困难。
“我们必须马上抓到那只蛇怪,为了Ginny,也为了Hogwarts。我可不希望学生们冒着生命危险来上课。”Dumbledore对着Harry眨了眨眼:“Pomfrey夫人已经联系了圣芒戈,相信他们马上就会过来。别担心,Ginny一定会平安无事的,我保证。”
Harry呆呆地看着Dumbledore,他依旧没有办法接受那个腼腆的小女孩现在只能躺在病床上——她还活着,但也仅此而已。但他也清楚,现在并不是兀自悲伤的时候,他们还有很多的事情需要做,首先——他们要找到那个蛇怪,然后杀死它。
“叩叩叩——”有人敲响了房门。
“很抱歉打扰了,校长先生,圣芒戈的医生来了。”Pomfrey夫人轻声说道:“我想我们需要替Ginny小姐收拾下东西——当然,还有Lockhart教授,我想他最好也去圣芒戈进行治疗。”
“Ginny的东西请交给我来收拾。”听到Pomfrey夫人的话,Weasley夫人站起身来。此刻的她已经平静了很多,目光中闪烁着某种坚定——Weasley家的人从不软弱。
“当然没问题,Weasley夫人。”Dumbledore抬手召唤了一只家养小精灵。
“Berg很高兴为夫人服务!”一只皱皮的小精灵瞬间出现在房间的角落,他尖锐的声音吵得Harry有些头疼。
“Berg,我需要你带领这位夫人去Ginny小姐的寝室——”Dumbledore说道。就算是对一只家养小精灵,他也一直和颜悦色。
“Berg一定完成任务!夫人这边请——”
看着Weasley夫人和Weasley先生跟在Berg身后缓缓离开了校医室,Dumbledore转过身对着Harry和Ron调皮的耸耸肩,说:“我想,我们也需要去给Lockhart收拾下行李。”
……………………
半个小时后Ginny和Lockhart分别坐上了圣芒戈派来的马车,Weasley夫人和Weasley先生选择送Ginny到圣芒戈——还好他们派了两辆马车,Harry有些庆幸。
Lockhart和另一个医护人员单独坐在一辆马车中,忘掉一切的Lockhart对魔法界中的一切都很熟悉——包括自己的行李。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Lockhart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最上面的是他的魔杖——对他而言这只是一根普通的木棍,然后还有几件衣服几本书,还有一件黑袍。
真无聊,Lockhart不经想到,他还以为里面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呢。不满地将行李箱翻来覆去看了个遍后,Lockhart终于如愿找到了一个小小的隔间。
哦!瞧他发现了什么!一本精致的日记本!

评论(2)
热度(14)

© 寒樱枝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