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妈妈党;博爱党;伏哈;抖森脑残粉;瓶邪;1599;
手残文废请注意
求投喂求聊天求关注求习惯【厚颜无耻】

[malec]授权翻译 The Malec's point of view in TIM

这篇是作者大大写的第一本关于Malec的小说,全篇以小说框架为主体,将所有的Malec情节串合在一起并且加了一些小细节。
所以有的时候情节会有写跳跃,如果需要我会在章末写上注释。
本人英语战五渣,全靠用爱发电,如果以上没问题,欢迎阅读以及提出建议。




Chapter 1
Magnus 开始不太确定他举办这场嘈闹的派对的缘由了。 他曾告诉自己这是为了庆祝他可爱的猫的生日,可现在呢,猫主子早不知躲到哪个角落去了。

Magnus不得不承认,这派对没法给他带来一点儿乐趣,他的整个生活都在变得越来越无聊——每件事都让他感到无趣。

盯着手中的颜色绚丽的酒,他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Clary。自从Jocelyn告诉他clary和自己吵了一架并且跑出家门后,他再也没听到任何关于clary的消息。而现在距约定为clary再生记忆的日子已经迟了一个月。Magnus发现他又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个女孩,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尽管他的确没照顾过什么小孩子,而他又恰好见证了clary的成长,但这并不足以让Clary占据他的思维。

忽然间,Magnus听见门铃响了起来,一声接着一声,扰得人不得安宁。他走到门前推开一条缝,就看见一个穿着性感的女孩儿站在那儿。一个暗影猎人,黑发黑眸。他不能准确地从这些特征猜出她的名,但至少可以猜出她的家族——Lighthood。

“Magnus? Magnus bane?“女孩问到。

”是我没错。“ Magnus回答道。

同时Magnus注意到女孩身边还站着三个人,全和她一般是Nephilim:一个满脸倨傲的金毛;一个黑发青年站在他身后;以及——Clary!见鬼的她在这儿干些什么?呆在一群暗影猎人中间?她的母亲知又在哪?Magnus一边同她们说话,一边努力使自己表现的不要太过吃惊。 然而现实总是不缺惊喜——这群小孩居然持有他派对的邀请信?

“我想我一定是喝醉了,“Magnus试图为邀请信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同时推开大门:“进来吧,顺带一句,请别试图谋杀我的客人。”

实际上,不管有没有邀请信,他都会放他们进来。他需要知道为什么Clary会来到这儿。她怎么找到的这地方,她记起来了多少?Magnus怀疑Jocelyn并不知道Clary在干什么——如果Jocelyn知道,她一定不会让Clary和一群Nephilim混在一起。

不过,在思考的同时Magnus也享受着这群年轻人在走进他的陋室时脸上压不住的的惊奇——也许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陋”室。要知道,魔法可是个不错的工具,特别是当你准备在阳台上举办一场party的时候。所有的家具都被移到了一旁,每一扇窗户都被仔细地关好——为了照顾他的不死人朋友们;当然,还要让迪斯科灯球照到更大的范围。
而另一边,Clary的视线则被酒保牢牢吸引。

“你喜欢这个聚会?”Magnus及时地制止住自己称呼Clary为’小可爱’。这是过去Magnus为她起的昵称。他已经想不起来这个名字的来由,不过,不管Clary的母亲喜欢这个名字与否,她都得承认这都是个很适合Clary的名字。Magnus觉得Jocelyn还没有原谅他称呼Clary为’报丧女妖’这件事。要知道那时的Clary还十分年幼,面对一个只会捏着他的猫的尾巴尖叫的小屁孩儿,她能期待自己给Clary起什么好名字。’小点心’最起码比’报丧女妖’好了很多。Jocelyn需要学会适应。

“这个派对是为了纪念什么吗?”Clary问到。

“我的猫的生日。”Magnus回答到。

同时,金发小子又蹭到Clary身边,身后依旧跟着那个影子一样的黑发男生。

“MAGNUS BANE!”

Magnus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听到一个声音从房间的另一头传来。他转过头,发现是一只吸血鬼,也许叫做Gregor,或者是什么其他类似的名字。他疯狂的抱怨者有人用圣水摧毁了他的摩托车,甚至因此大发脾气——Magnus坏心眼儿地想,也许是某个不受欢迎的Nephilim客人做的。比如这个金发小子。

这个吵闹的吸血鬼使Magnus感到更加心烦,他舞动着手指,掐住这个吸血鬼的脖子——尽管吸血鬼不需要空气,但是这能让他安静那么一会儿。随后,Magnus一挥手,直接将这个人丢出了他的公寓。

”看来,这可真是个让人印象深刻的派对。“金发小子说。

”你有意见吗?“Magnus回到。他到底为什么要举办这场该死的聚会,现在他只感到无限的烦躁——虽然也许还是比花一整天陪着他的猫好些。

”你知道吗,的确是我们把圣水加到了那小子车的煤气桶里。“金发的”影子“边说边笑。Magnus很惊讶地听着一个暗影猎人的笑声。不得不说,他有着不错的笑声,最起码很有传染力。

”Alec,“ 金发说”闭嘴。“

他叫Alec。

”我猜到了,“Magnus调侃道:“ 所以这就是你们闯入我的聚会的理由?只为了破坏几辆吸血鬼的摩托车?”

“不,”金发说:“我们想和你谈谈,私人的。”

Magnus尝试表现的像一个被陌生的暗影猎人围堵的普通巫师。而且Clary也的确不认识他,他有什么能做的?同时, 他还注意到了这个金发语气中不那么明显的威胁之意。他发誓,这金发小鬼绝对不在,也永远不会在他的友好名单里。
无奈之下,Magnus只能领着这群孩子进入他的起居室,这也是唯一一间没有被他用魔法移去做“舞厅”的房间。唯一一间关着门的房间。

Magnus一边认真听着Clary说话,还要装作从未见过她的样子。关于记忆,最好由Clary的母亲向她解释,而不是Magnus。

说实话,Magnus也不太确定他在这其中充当的角色,他的确看着Clary从一个小屁孩长成现在这样的大美女,但他不是Clary的亲戚或者是其他任何一种关系。他只是一个路人。Jocelyn会希望由他来告诉Clary这一切吗?连Jocelyn自己都从未告诉Clary任何事情:她的父亲是谁,她的母亲曾经是个怎样的人,而她又是谁。一件都没有。

“我们曾拜访过寂静之城,无声圣者尝试打开她的记忆,”金发小子说:“但他们最终只说了两个字。我想你能猜到他们说了什么。”

看来现在已经没有伪装的必要了——他很清楚无声圣者发现了什么,他的印记。他不应该留下任何东西,但他实在是太自满了。就像是艺术家在画作上的签名,彰显着杰作的主人。而现在,这样的行为使他除了告诉他们真相,别无所择。

“所以当我们进来时你就已经认出了Clary,“当Magnus刚解释完前因后果,金发咄咄逼人:“你一定认出来了。”

“我的确认出来了,”Magnus不耐烦地说:“还很震惊。”

Clary想要取回她的记忆,Magnus尝试向她解释他们需要按部就班的来,不能一蹴而就。但那个金发仍旧喋喋不休,想要提出一堆附加条件。Magnus实在不喜欢这小子,Clary到底准备和这个靠不住的Nephilim一起做些什么?

“我可没有伤害到你”Magnus忍不住咆哮道。他不喜欢被人用这种事情来指责,指责他伤害了第一个他真正关心过的孩子。

一瞬间Magnus想说很多。他没有让Clary认为她的人生就是一个错误。每个青少年都会感到不同,但是感到不同并不是一件让人感到愉快的事情。他告诉他们关于他父母的事情,那些他从未告诉任何人的事情。他不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如此强烈的感情,支配着他,让他停不下诉说的愿望。就像一场海啸摧毁了某一座看不见的堡垒,摧毁了他。

“这不是你的错,“那个一直站着金发小子身后的人说:”没有人能决定自己的出生。”

多么难得,他居然听到了来自暗影猎人的安慰?要知道,这群人总是有一种骨子里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让他们以血脉为借口放肆地制裁巫师和精灵,以过去为理由惩罚狼人和吸血鬼。

Magnus渐渐冷静下来,但是Clary看来并没有听进他的劝导。无奈之下,他只能答应会用灰皮书的拓本来帮助她解锁过去的记忆。

约定好后,Magnus将视线移到那个一直跟着金发小鬼背后的黑发青年身上,并第一时间就被这个男孩的眼睛所吸引。湛蓝色。美丽的蓝色眼眸。Magnus不停地赞叹着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简直就是上帝最出色的杰作。

在Magnus毫不避讳的视线下,男孩的脸一瞬间就胀红起来。不得不说,男孩的反应很大程度上地取悦了他。男孩低着头,那双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双手。Magnus不住幻想,如果男孩抬起头来会是怎样一番景色。要知道,隐藏这般的美丽就像是一种犯罪。

“如果我们已经处理完了所有的事,“Magnus说:”我想我需要回到我的聚会上,免得某些客人吃了些该吃的东,比如其他客人“

金发看起来很不爽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蓝眼男孩抬起手拦住了他。。

”这种事经常发生吗?“男孩问。

他的名字是Alec,对吧?Alec现在正看着他。Magnus险些被Alec脸上的表情逗乐。多么明显,不加掩饰的好奇心。一点也不像是一个Nephilim。

“这的确发生过,”Magnus回到,依旧注视着Alec。

Alec在他的注视下又红了脸。

Magnus收了收神,并把这群小孩子赶出他的房间。但他始终注意着Alec的一举一动。

所以这个黑发的女孩是这个蓝眼的男孩的妹妹。如果她是一个Lightwood,那么Alec也……但是,一个蓝眼的Lightwood?他可以回想起以前那些粗俗无礼的,绿眼的lightwood,但是他始终无法回想起任何一个蓝眼的lightwood。

“这边,”Alec招呼着他的妹妹,“小心这些phouka”

“注意phouka?”金发问。

“当我路过他的时候,他刺了我一下。”Alec僵硬地解释道。

看得出来一个来自陌生事物的触碰让这个蓝眼的男孩感到被人冒犯一般,就像是个涉世不深的小鬼。Magnus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想和这个男孩更多地接触。他想和这个男孩做很多事情,让他感到害羞。多么肮脏的想法,这让Magnus感到自己像是一个欲求不满的老男人,但他不能抑制住自己幻想的欲望。他知道,这个男孩一定会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

而Alec的小妹妹看起来有些喝醉了,说着些什么:他们之前救的那个麻瓜是个该死的老鼠。而Alec好像把这些醉酒后的胡言乱语理解成了某一种隐喻,并因此变的十分紧张。Magnus不由想——真是种让人嫉妒的兄妹情,不是吗?

现在一群小鬼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着什么,而Magnus的视线又飘回了蓝眼男孩的身上。他让他着迷。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不能否认,这个男孩的确十分迷人。

Magnus站在墙角的阴影里,隐约听见自己的名字被提到了几次,特别是来自他们的“老鼠朋友”。

无奈之下,Magnus只能走上前向Clary解释,告诉她贸然尝试解开封印是一件风险大于利益的事情。但这并没有任何帮助,Clary始终坚持着她的看法,她总是如此急性子。

忽然间,Magnus察觉到门口起了一阵骚动。听起来好像是那些没脑子的吸血鬼又回来找事了。现在他终于对这场闹剧感到彻底的厌烦了。

他从眼下这群争执不休的小鬼中脱身出来,走到大门口。他答应这群愚蠢的水蛭会在日出前修好他们的车并毫不留情地把他们赶出了自己的派对。比起和一群小鬼呆在一起喋喋不休,他还是更擅长处理这种情况。

好在除此之外他的客人们都很有自知之明,知道宴会结束后继续赖着不走不是一个很好的决定。他不喜欢八婆,更不喜欢那些单纯为了好奇心八卦的人。不过放心,如果你喝晕了,他会在清晨送你回家,但如果你还有意识,他也不会好心地收留你就对了。

“我想我应该说很高兴认识你们,但这的确不是件让人愉快的事情,”Magnus引导他的Nephilim客人离开:“当然这并不是在质疑你们魅力,至于你——”他直直地看那个蓝眼的男孩并给了他一个wink:“我等你的电话。”

所有的布鲁克林高级巫师的联系方式都在教会中有详细的记录。也许蓝眼睛会找到他的联系方式,要知道调戏这个男孩实在是太有趣了——各种意义上的。

男孩惊讶的表情也很可爱,他的脸更红了,甚至慌乱地口吃起来。好像被别人注意是一件让人震惊的事情。难道他从来没有好好地照过镜子吗?在被他的金发朋友拉走之前,可爱的蓝眼睛甚至没有说出一个完整的单词。

目送着他们的离开,Magnus感觉他枯燥的生活中仿佛终于多了一抹色彩。
_______

Alec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来自Magnus的调戏——或者是嘲讽,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他正在努力地使自己不要去回想这些。

“Alec,你有在这场派对上找到什么乐子吗?”他的妹妹问。

“一点也没。”

“我还认为你会喜欢Magnus,他是个不错的人,不是吗?”

“不错?”Alec怀疑道:“猫儿的确很不错。但是巫师——”他停顿了一下,“不!”

“我还以为你们会很合得来,”Lzzy说:“不过,也许你可以尝试和他成为朋友。”

“我有朋友”Alec 说,眼神不由飘到Jace身上。一个只能是朋友的朋友。被别人发现自己的小秘密是件不错的事情。虽然很让人震惊,但也不错。

_______



Magnus用魔法将他的公寓恢复原状,让阁楼恢复成一个普通的房间。舞厅和灯光都消失了,而他的猫则很开心的趴在了沙发上。很明显的,猫儿的确不喜欢他的聚会。

他才刚换回舒适的睡衣——日式的睡衣很适合今天的气氛——懒散地躺在床上,门铃又响了起来。他迅速移到门厅,用带着恐吓的声音大声说道。

“是谁敢来打扰我的休息?”

“我们来自教会”

“好吧,”Magnus有些兴奋:“你是那个蓝眼的男孩吗?“

“不,他们一直说我的眼睛的颜色像金子一样。“

“哦,是你啊“Magnus感到愉悦的情绪迅速离他而去。这个无脑的金发又回来了。

“我希望你能打开门。“

“我正准备睡觉呢,“Magnus为他的穿着解释道。而Clary和那个金发小子正站在走廊里。

他敢说,这个金发正准备对他的睡衣品味评价一番。但他可爱的‘小甜心’比金发早一步说话,打断了他准备说出来的那些恶心的想法。

Magnus感到他的猫顺着他的衣服爬上来。Clary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它甚至还记得猫的名字。如果他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他绝对不会认为她流着如此邪恶的血脉。

Clary的老鼠,或者说是她的朋友,失踪了。

尽管有些不情愿,Magnus还是尽自己的全力帮助他们。他告诉他们那只吸血鬼最有可能带走哪只老鼠,这些吸血鬼的老巢在哪,而在那附近最近的教堂又在哪。他还为他们构建里一个传送门。提供完一切的帮助后,Magnus毫不留情地把门甩在两人的脸上。他可不想让他们觉得他是个乐于助人的人,然后开始不停地为了一些小事来寻求他的帮助。

靠在阳台上,Magnus不由回想起来,大概一百年前,是他第一次和暗影猎人们搅合在一起。他还记得Will Herondale站在雨中祈求他的帮助。最后Will 还成为了Magnus的朋友,但不久后Will就去追寻他的真爱了。Magnus时常想,这都是这群暗影猎人的错。他们擅自闯入你的生活,让你被他们多彩的生活所吸引。然后又在你之前独自死去。他曾决定再也不和暗影猎人有任何瓜葛。无论何时,回忆起Charlotte, Henry, Will 甚至Jessamine都会让他感到窒息般的痛苦。Jem还活在世上,但是就如撒迦利亚兄弟一样,他早已不是过去的那个Jem。Tessa是她与这些人之间最后联系,但如今她也独自呆在螺旋迷宫中。

绝不,Magnus发誓,即使那个漂亮的蓝眼睛男孩回来了,他也绝不会再一次在暗影猎人的身上动感情了。

评论(7)
热度(59)

© 寒樱枝白 | Powered by LOFTER